冬天的熊

记一段不为人知的恋情

是迟到的中秋贺文
但实际上跟中秋一点关系都没有
严重ooc
私设如山
欢迎捉虫
别太纠结逻辑和时间问题,作者脑子不好
以下正文:

我曾在霍格沃兹古老的走廊里,捡到过一本精致的日记。
日记本只用了一半,由于描写的那个故事太过沉重,且不应该被人熟知,所以我将写了字的部分撕了下来,然后把剩下的交给了麦格校长。
接下来的日子里,我有很多事情要做,所以此时此刻,我要将这个故事讲给你听,用这个日记本的主人,自己所写下的文字,原原本本地告诉你:

8月13日:
距离我来到霍格沃兹的第一天,已经过去将近一年之久了。也没什么好说的,不过就现在来看,霍格沃兹还是不错的,里面说不定大部分都是我爸爸的功劳。

8月17号:
布雷斯平常开始称呼我为王子,还是很贴切的,可如果我真的是王子的话,那个叫波特的家伙为什么不愿意跟我握手呢?

当初我看到这里的时候,几乎已经猜出来这本日记的主人是谁了。

10月21日:
我和格兰芬多的那头蠢狮子吵架了,潘西说让我让着点儿那个笨蛋,她还说以后我肯定会经常让着他。 潘西在说些什么莫名其妙的话,我才不会让着他呢。

10月28日:
听说那个家伙昨天晚上又失眠了,今天有魁地奇的比赛,我让着他一点儿好了。 反正我以后经常会赢的。

12月2日:
马上就要到圣诞节了,波特他没有父母,他怎么过圣诞节呢?如果他看起来很可怜的话,我就勉为其难的邀请他来我家过圣诞节吧。

12月3日:
该死的。为什么老和那个红毛小母鼬鼠黏在一起啊。

我不知道救世主先生有没有去马尔福家过圣诞节,但根据魔法史记载,我猜,莫约是没有的吧?

3月17日:
刚开学没多久,不过没关系,今年的考试,一定会比赫敏考的高。

3月20日:
我是真的赞同父亲的想法,韦斯莱家的人果然是没有教养的,而且他们的数量庞大到可能会拉低全球巫师的智商。

3月27日:
啊,真是的,为什么每次看到波特和那个金妮走在一起,我会感觉难受呢?

此后有整整两年,在笔记本上是一片空白的,接着,战争要开始了吧。

9月14日:
真不懂战争有什么好害怕的。

9月15日:
什么事都不会发生的,战争很快就会结束的。

9月16日:
不会有事的。

1月14日:
父亲入狱了。

1月15日:
我该怎么办。

我没由来的感到一阵恐慌,父亲对这个日记本的主人来说,是很重要的一个人吧。
这一天过后,日记本上文字的风格,一下子就变了,该怎么说呢?变成了跟魔法史一样虚假的东西啊。

1月16日:
父亲入狱又有什么关系呢?要相信主人啊。

1月17日:
真希望我也能像父亲一样为主人献出自己的一切啊。

日记的字体也从普普通通的斜体字变成了贵族式的花体字,我多么熟悉这种字体,因为,我已经写了14年了啊。

1月18日:
我将借着这件任务,向主人表达我的忠诚。

1月21日:
我已经制定了三个计划了,这个任务,不可能会失败的。

4月30日:
好多天没写日记了,任务成功了,但这固然还是教授的功劳,果然,我要学习的东西,还有很多啊。主人真是慈爱,即使任务不是我完成的,他还是把在阿兹卡班的父亲拯救出来了呢。

“大脑封闭术真是厉害的东西。”我苦笑,“能让一个人彻底丧失自己的思想吗?”

5月2日:
哈利波特果然要输了吧?也是,这世界上没有人,能赢得过主人的。

然后,一直到大战那天,日记本上都没有再写过任何话。 下面的这段文字,我推测应该是在大战那天写的,可是上面没有标日期。我也不大清楚:

我直到今天才知道,我其实是喜欢波特的,可现在知道了有什么用!他都死了啊!
我发誓,只要他能活过来,让我干什么都行。
只要...他能活过来啊...

9月18日:
波特真的活过来了。 听说,那群格兰芬多们都回去重读八年级了。 他能活到现在,真不容易。 那就让他过一个没有我的,美满的八年级吧。

3月18日:
听说波特通过傲罗测试了,果然那种没有大脑,只是四肢发达的格兰芬多巨怪,就是能通过这种考试吧。

7月4日:
母亲跟我说,我会娶阿斯托利亚为妻。
她是个好姑娘啊,可惜就要嫁给我了。

9月26日:
听说波特和韦斯莱家的那个小姑娘要订婚了。 大概不会邀请我的吧。 就算邀请了,我也不能去。
哎呀,谁知道我会做出些什么来呢?

2月9日:
要结婚了。

真是的,只给这样一句话,谁知道是他要结婚,还是救世主要结婚呢。

霍格奥兹开学的日子: 我碰见波特了,在九又四分之三站台。 他领着他的小儿子,那孩子长得一点都不像他,但我感觉斯科皮会跟他成为很好的朋友。
这么多年过去了,好像所有人都没有变呢。
波特也没有变,我还是喜欢他的眼睛。

现在,你们应该知道,这本日记的主人是谁了吧?
那么,我来告诉你,我是谁吧。
其实也不是什么非常重大的身份了,我不过就是,文中那个叫斯科皮的男孩的女儿罢了。
不过你们还是要接受,另一个重大的事实。
我也喜欢上了一个波特。
果然我们家,就是和波特们,纠缠不清呀。
原本还准备在对那个波特死缠烂打一下来着,可是看到这本日记后,我不准备这么干了。
这是一个诅咒,没有任何一个马尔福,能跟任何一个波特在一起。
请原谅我想在这本神圣的日记本上,写上一句粗浅的话吧。
今天正好也是8月13日呢。

8月13日:
付出爱的人,总是不会后悔但心又比别人脆弱上百倍的傻子。


那些无法察觉的细节糖

严重ooc预警
欢迎捉虫
我唯一写过糖的就是这对西皮

当得知尹柯离家出走的消息时,邬童感觉自己的心脏似乎在那一刹那停止跳动了。
回过神来后,他一把推开身边的群众, 他冲了出去。
明明是在奔跑,他的全身上下却冷得发抖,那是一种深入骨血的寒意。
直到在棒球场看见了尹柯,他的身体才开始慢慢回暖。随着暖意一起升上来的,还有一股难以抑制的怒火,邬童深吸了一口气,他觉得自己的肺都要气炸了。 他想冲着尹柯大喊:“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?”他还想揪住这个混蛋的领子,恶狠狠的说:“再也不许这样做了。”但当看见尹柯那双微微泛红的眼睛时,他忽然觉得一切都不重要了。
他长叹了一口气,在尹柯的身边坐下,好声好气的安慰道:“别哭啦,我很担心的。”
听着从身侧传来的微微的抽泣声,他感觉自己也有点想哭了。 他想起身去打球发泄一下,却被人轻轻拽住了衣角,是尹柯!
“别走,好不好?”从身后传来了弱弱的声音。 邬童感觉自己的心一下子就软了,他转身抱住那个单薄的身躯。将那人的头埋在自己怀里。
“我不走,我陪你一辈子,好不好?”
半晌后,那个毛茸茸的脑袋忽然动了一动。传出来一声小小的:“好。”
邬童几乎要抑制不住心中的狂喜,他蹲下身,对着长椅上的少年露出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。
他说:“我们很久没有一起打球了。”
操场上有了两个年轻的身姿在奔跑。
这是邬童为数不多的,青春的美好回忆。这些回忆那么美好,可以支撑着他度过了很多难捱的日子。
不过,身边的这个人,也可以。

那些无法察觉的细节糖

严重ooc预警
欢迎捉虫

邬童最近发现了一个小秘密。
是什么秘密呢?
那就是当尹柯在火热的阳光下奔跑时,他的身上总会浮出一层薄薄的细汗,将本就紧致的棒球服贴在身上,勾勒出尹柯诱人的身躯。 所以,当旷训已久的尹柯回来训练时,邬童几乎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公报私仇。
“尹柯,去跑圈。”
“啊?”尹柯不解地歪头看向邬童。
邬童强压下心底的躁动,继续用恶狠狠的声音说道:“你旷训了那么久,按照队规,应该跑圈。”
几乎是话音刚落,邬童就后悔了,他清楚地看见尹柯水灵灵的大眼睛泛上了一丝红色,整个人一副很委屈的样子,却一句话也不说,乖乖地抬脚去跑圈。
邬童有些郁闷:“喜欢的人太听自己的话怎么办?”
他实在看不惯尹柯那副对谁都逆来顺受,却独独对他张牙舞爪的样子,可是他又爱惨了这副样子,爱惨了这副,只会在他面前显露出来的样子。
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,邬童还是抬脚走向尹柯,寒着一张脸,冷冰冰的说道:“跑这么慢,算了,你还是别跑了,去教焦耳他们怎么击球吧。”
多年之后,邬童还是忘不了,他说完这句话后尹柯的表现。
尹柯抬起头,向他露出一个明媚灿烂的笑容,用他听过最好听的声音对他说:“邬童,你还是蛮可爱的嘛。”
因为那时,阳光正好,岁月静安。

德拉科的十个错觉

不知道有没有别人写过,如果有的话希望没有撞思路。

德拉科马尔福的十个错觉

1.我的成绩比格兰杰好多了。
2.波特根本没我高。
3.我一点都不羡慕格兰芬多三人组。
4.黑魔王是我的主人,我根本就不害怕他。
5.在盥洗室里,波特不是故意朝我施咒的,他只是不知道那个是黑魔法。
6.只要我把任务完成好,黑魔王就能带领我们家走向辉煌。
7.钻心咒,神锋无影一点都不疼。
8.波特他其实不喜欢红毛小母鼬。
9.马尔福想得到的,就一定会得到。
10.波特爱我,就像我爱他一样。

我感觉我写的不算刀子...

德拉科和斯内普教授的一场对话

严重ooc预警
人物设定:一、德拉科喜欢赫敏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、斯内普是德拉科的教父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、斯内普喜欢莉莉

正文开始
        夜已经深了,四周一片黑寂,没有一颗星星在天上眨着眼睛。在一座古老的城堡天台上,坐着两个瘦削的身影,两个人都披着黑沉沉的斗篷,和四周的黑暗融合在一起。
        没有人说话,四周是一片诡异的寂静,又或者说,两个人都在等对方先开口。
        伴随着风吹过的声音,那个较为矮小的身影忽然开口:
        “教授,你知道我在看什么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是在看风吗?风,是看不见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 这是两个疲惫的声音,透着一丝悲伤,透着一丝决然。明明可以听出是一个少年和一个中年人,却感觉像是两个早已老去的灵魂,聚在一起互相汲取温暖。

        矮小的身影摆摆手:“谁说的啊教授,风,是能看见的,也是能感觉到的。就像咱们两个,被迫困在这场关于黑魔王的风暴中间,怎么也逃不出去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被迫?你在开什么玩笑。”中年人发出类似嘲讽的声音,“任何人都有资格说这个词,只有咱们两个没有。而在咱们两个中间,你,更没有资格!马尔福家族的继承人啊,你们家三代都效忠于黑魔王,更不用说你,如果不是你在黑魔王面前委曲求全,你父辈的荣耀要怎么守护?你深爱的女孩要怎么活下去?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你呢?我亲爱的教父。”少年微微抿了一下嘴角,“你明明可以逃出去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是因为我和你一样,也有即使舍去生命也要守护的东西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我们应该,不是很一样吧,我爱的女孩都不知道我爱她,甚至,她厌恶我。”少年苦笑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没什么不一样的,不过都是为了赎清那句泥巴种的罪而已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可是教父,我好不甘心呀,为什么一定要用生命去还呢?是因为我们是恶毒的斯莱特林吗?还是因为我是一个马尔福呢?”

       一滴晶莹的泪珠悄然落下,折射出五颜六色的光芒,这是今晚唯一的星星,也是两人生命中最后一颗星星。
        中年人用手捧起少年的脸,轻轻的将眼泪抹去:“别哭,别哭,如果非要说为什么的话,大概是因为,我们是一个斯莱特林,从一开始就注定深情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后悔了吗?德拉科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后悔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想放弃了吗?德拉科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想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就继续去努力吧,毕竟咱们两个,可是把命都押上了。”中年人站起身,抬起头看向伸手不见五指的黑空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啊,教授。”少年轻笑,“真像两个疯狂的赌徒,即使什么都没有了,却还想用一颗心,一条命,去换些什么回来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话音已落,少年转身离开。
          而另一个人,却在那里站了很久很久,久到黑沉沉的天空被撕裂,久到一丝光明映入他的眼眸。
        他绝望地蹲下,用一双苍白的手无力的抱住自己的头。
        城堡的天台回荡着他的一丝叹息:
 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,这么多年过去了,却还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多年以后,没人再记的这段谈话,只有一个负责打扫天台的仆人,曾在醉酒之后与她的妻子说起过:“嘿,你相信吗?我知道我们的魔法界为什么会被拯救。”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教授和少爷真的会进行这样的谈话吗?表示深度的怀疑。

平常篇 之西弗的晚餐

        斯内普教授的隐忍能力强大到让人心疼,这句话也同样适用于他平日里的一顿晚餐。如果他愿意的话,甚至没有人会知道他最常吃的食物是他最厌恶的。
         "三明治飞来。"魔药天才淡淡的说道。
         一个三角形的盒子从角落里飞了过来,稳稳的落到了斯内普的面前。那个角落里还放着许多这样的盒子,盒子中的三明治被施了冷冻咒和保鲜咒。斯内普长达十年的三餐,就是由这简简单单的食物构成的。
         缓缓的坐下,斯内普打开盒子,将三明治切成小块,如感觉不到一般将还散发着冷气的小块三明治送入口中。
        再也不会有一个红头发的小女巫气势汹汹的走进他的宿舍,高声斥责他为什么又吃这些东西了。
        也再也不会有一个红头发的小女巫,每天下课就守在教室门口,仅仅是为了看着他好好吃一顿晚饭。
         斯内普将最后一块三明治放入口中。抬头望向天,乌黑的眸子中尽是悲伤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他说他想莉莉了
         吃完晚餐之后,斯内普教授像往常一样走向学校大礼堂,现在是晚饭时间,所有的学生都会在那里享用他们的晚餐。包括...哈利.波特。
          站在窗前,魔药大师听着礼堂里的喧哗,微微垫起脚尖,透过窗户,他看见那个黑发碧眼的孩子正笑着将一块糖浆馅饼塞进嘴里。看着看着,斯内普的嘴角勾起一抹淡的几乎看不见的微笑。
        回到地窖,斯内普教授看向整个房子中唯一的装饰品一一一个女孩的照片。照片上,红头发女孩笑的很灿烂,一只手搭在一个长发男孩的肩上。
        斯内普教授专注的看着这张照片,轻轻的开口,像是怕惊扰了照片里的人。
        他说:"莉莉,哈利他,今天胃口也很好。"
        此时他脸上的笑容,如孩童般纯粹。